今天的咸鱼翻身了嘛?

啧啧.盗墓全职MK,比起BL更爱BG/花秀/黑宁/王柔/周柔/all柔/…/BL西皮不可逆/周江/黑苏…
cpy+

校庆赞赞赞!迟到的生日快乐!

悄悄占个tag.
看着基友画贺图突发奇想想写篇贺文…
求梗.求梗.求梗.拟人向.
咸鱼想来翻翻身了.
6v6
拯救咸鱼智障少年进行中.

脑子有洞.

如题.
大概是荣耀文艺小组?
私设堆上天.
大概是原著向混杂各种东西…
私心想让他们体验语c翻唱cos罢了////v////

但估计以自己的幼儿园文笔写出来又是不能看.
哦.
一条粘锅的咸鱼.


陌血允夜
冬日寒风肆虐,冰冷的风刮在脸上夹杂着冰凉的雨丝。枯叶早已腐烂埋在冻土之下,树木如同坏死般毫无生机。平日里熟悉的嘈杂声不再,街上人烟稀少,小贩的吆喝声也不见了,只留下耳边呼啸的风声。

裹着厚实的衣物在大街上穿行,白皙的脸颊冻的通红,睫毛上也挂上一缕白霜。将头缩在帽子里,看着脚下的路,缓慢的前行。平光镜上沾上一层雾气,动手摘下,却不想撞到了人。抬头一望,有些愣神,这人……怎么这么眼熟。不过,也就是眼熟罢了,他早就离开这座城市了,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还会回来,自己真是想多了。轻轻道了声抱歉,抽身打算离去。


凉久
又逢一年最寒时。阴雨连绵寒风凛冽,银丝夹杂着雪拂过脸颊,紧了紧深灰色的围巾和大衣,拖着那个出来闯荡前家人们送他的行李箱,朦胧的潮湿笼罩全身,再添了些许长途跋涉的疲惫感,时隔多年,以这样的面目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竟平添了几分狼狈。唇角不禁勾起自讽弧度,伸手掸了掸沾染尘埃的衣。
迈步穿过熙攘人群,以此喧嚣作背景,安静的抬眼瞧着已不复熟悉的景色。
“…时光流逝,物非人非。”
愣在那里一时间的感慨万千不料却被人的轻轻的碰撞,抬首刚巧对上他的眸。熟悉的面容暗自吃了一惊却也不能万分确定那就是他。毕竟那么多年了不管是谁多或多或少有些变化,眼前的人儿没有多做停留轻歉一声转身离去,下意识的伸手扯住他的小臂,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抱歉…您长得很想我的一位故友……万分抱歉…”

陌血允夜
刚想离开,却又被抓住手臂,无奈停下步子,只一会,手又被松开了。静默不语,听着他的话,心弦微颤。真的是他吗?内心不知是激动还是悲凉,莫名蔓延着一丝苦涩。鼻头冻的通红,却还是闻到了那股令人心安的气息。
转过身子,直视着他的眼睛,像,却又不像,内心始终是存着几分迷茫。若真是他,这些年的变化也太大,他,从不会露出如此无措的神情。若不是他,那个感受又作何解释,我不知道还有谁会给我那般感受。我本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多年来,也只有他给过我心安的感觉,一个初次见面的人,真的会给我带来安全感吗?
思索良久,还是缓缓开口
“你也挺想我的故人,不过……他离开了,不会回来了……你,怕是认错人了。”
话音刚落,却意识到自己似乎对这个陌生人说的太多了,道
“抱歉……刚才说多了,您就当是玩笑话吧。”


凉久
被迫直视着面前人儿犹豫和疑惑的眼眸,他那出人意料的回答也是喜忧参半心中更加确定那是他无疑。
那似曾相识的样子乍入眼帘,早已静如止水的心如石子投入般惊起阵阵涟漪。此情此景,陌生又熟悉。脚下就如生了根似的挪不开步。
是他
肯定是他,百分之一百的确定,那是他对自己潜意识里的信任,在互不相认的情况下吐露真情,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无条件的相信自己。
是他,唯他。
但接下来的话语却犹如晴天霹雳,不记得了吗?还是这些年来自己变化的太多?出去闯荡一次次碰撞折断翅膀磨平了棱角温润中和了尖锐亲手折断了茅。
“…允夜…这些年,你过的…可还好”


陌血允夜
听着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吐露,竟是如此悦耳,他,回来了,也变了……他放弃了自己的荣耀与骄傲,去另一个城市闯荡,或是出于无奈的磨平了自己的棱角。不知是因为他当时离去的决绝还是如今归来的喜悦,泪水模糊了视线。
“我……”或是出于内心底线最后一丝骄傲,将那句“没有你我怎会好”硬生生吞入腹中,出口成了“我都好”
“这些年你还好吗”在没有我的日子。
想问他是否在外风生水起,想问他是否会想念自己,想问他又为何归来,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成了一句哽咽的老朋友之间的问好。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早就变质了。我不知道是在他离去的时候,还是在这些年的磨砺之中失掉了当年的天真,变得这幅模样,说行尸走肉或许也不为过。


凉久
他一切都好。
听他说完了这句话心中竟然暗暗松了口气上下打量对方本想判断是真是假却发觉自己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了。他变了,我也变了。一切的一切都在变。
所有的感情在时间光阴照射下发生那些搞不清楚的化学反应,重逢时的激动却成了可要的寒暄。沉默许久,最终,无力的塌下肩膀,垂眼掩去那盈盈眸光,将那郁结在胸口的浊气,慢慢吐出,抬起头来嘴角上翘声带笑意
“你过的挺好,但我可就不怎么样了,一切都很糟糕。独自一人远走他乡,总归是难过的。那段日子里没有温暖没有春风没有笑容没有曾有的那些。”也没有你。
“不过好在,我回来了,遇见了你。”

陌血允夜
听着他的话,莫名的揪心,他过得不好……是啊,他独自一人在外闯荡,无依无靠,过的怎会好。可是我又何尝过得好呢,即使家里衣食无忧,却始终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己如同一个布偶,由家族操控着。当初他的离开或多或少也是有家族的原因在内……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虽浅但绝对的真实,不同往日的虚伪以蛇。舒了一口气,抱住对面的人儿,他瘦了,不同以往。轻轻附在耳边,道
“嗯,还好你回来了,还好……遇见了我。”
他当初选择去那个寒冷的城市,怕是怀乡吧,如今回来了,不会再让他离开了,即使他执意要走,我也不会再退后半步,即使共赴黄泉。
“凉久,你还会走吗……”

凉久
“嗯,我的运气可真是好呢。”听闻对方的笑意自己也跟着笑起来,仿佛回到了从前。
“走…?”舌齿间余音仍缭绕细细咀嚼这字,挑眉抱臂假装低头沉思却掩不住脸上盈盈笑意“走?去哪儿?帝都?魔都?嗯…去大城市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呢。其实往南边儿走走也可以哎,福州,江南,杭州…江浙一带都挺好的四季如春……”
“不过啊…这些地方我都不会去。”
因为别的地方,没有你。
“我只待在最美的天堂……”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陌血允夜
听着他的话,挑了挑眉,以为他还要走,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但缓过神来对上笑意盈盈的眸子,恍然发现自己上当了。并没有说话,听着他缓缓地叙说,一股暖流自心田涌出,仿佛温暖了整个寒冬。“凉久,谢谢你。”
嘴角沁出笑意,笑意嫣然。拉起他冻红的手,道
“走吧,我们回家。”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会用我的一辈子陪你走下去。以前的事可以忘记,我们或许可以重新来过,我会慢慢了解这个全新的你。
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冰凉凉的在脸上融化,似乎都是温暖的,这是三年来我度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冬天。又想起了初遇,也是一个下雪天,现在也是。也是那句话最应景吧。霜雪落满头,也算到白首。

————结————

在你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记个梗.

欢迎来到全职北极圈…

突然灵感大发就萌上这对毫无联系的真是不可思议/-\哎哎哎冷cp爱好者也是…作为一个瘦骨嶙峋的孩子连自给自足都够呛ˊ_>ˋ

求梗///2333

woc开学的危机感以及作业的诅咒导致脑洞完全被堵上了阿喂!!!
求梗.临死边缘上的求救呼喊.
我会尽力满足.毕竟文笔不足.
主cp花秀.可添加其他cp调味.
没有要求但是重口味字母抱歉不接受.
原著向最好咯~
求个梗的我竟然还这么多要求感觉自己没救了.默
求梗.

花秀故事/ooc/慎

啧啧.完全是自己的脑洞太大而产出的东西23333
嗯.cp花秀(其余未定)/幼年xiang/ooc/私设/
by白墨尘

草长莺飞的五月,海棠飘着香气。阳光透过树叶懒懒的打在四合院的白墙上,很暖,很安详。可这依旧挡不住破碎的流年,自欺欺人的谎言,就像那一支海棠解不开心结,香气也盖不住那只属于九门的硝烟。
血腥味淡淡似雾般缭绕。
........
一个稚气的小女孩儿活泼的进了四合院,可爱的身影让平静的老宅增了几分灵气。
“二爷爷~”稚气的童声,好似山泉叮咚。
“是秀秀呀,近些日子不见又长高了呢。”坐在摇椅上的红衣老人笑笑,“真不巧,小花他正在练花腔呢。晚些再来吧。”
“好吧。”小女孩嘟着小嘴,郁闷的自言自语“小花哥哥真是的,他还欠秀秀一串糖葫芦呢。”
二月红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哑然失笑,这样淳朴的人老九门里好像没几个了吧,谁又能躲过这腥风血雨?他想。
没人躲得过,因为,这就是九门的规则,生存法则。
.......
“真讨厌,先是吴邪哥哥搬走了,现在小花哥哥你也不陪秀秀玩儿,秀秀快无聊死了啦。”霍秀秀小声抱怨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四合院后墙。
后墙边上有几个水缸,一条小金鱼在其中一个缸里游来游去,吐着泡泡。时不时微风吹过,带来扑鼻的海棠花香与婉转动听的花腔。
霍秀秀好奇的小跑过去,跳上大水缸,一撑,便坐到了墙上。这一系列动作让霍秀秀气喘吁吁,但小脑袋也不停下,左转转,右看看,寻找着藏身之处。不一会儿,小秀秀的目光锁定一棵大树,麻利儿的爬到了大树上,弄出“沙沙沙”的声响。小秀秀在一根比较结实的树枝上做了下来,又搞出极大的声响。院内的小小花转过头来,向大树望望,会心一笑,想必是看见了藏于枝桠之间的秀秀。而秀秀呢?见小小花向大树望来,连大气都不敢出,完了完了,又要回家挨训了。本来已经灰心的秀秀发现小小花没有再看这棵大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以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本来练着花腔的小小花突然转嗓来了一曲游园惊梦。
树上的小秀秀也安静下来,风卷下海棠花瓣,散在正在唱戏的小小花身上,美丽极了。树上的秀秀也看呆了。
“休折损守茔梅株
这暗香御寒退暑
更莫向香坟弄锹落锄
燕支土裹着玉骨
杜鹃血啼开黄泉路
竹枝歌唱得丽人苏
拼将十指插香土
漫说是阴隔阳阻
真意儿暗度俏诉
心气儿轻送细吐
柳魂梅魄撞地府
长眠人魂还酥肌
艳如故”
…………
歌声停了,秀秀拍拍衣服,准备爬下去,但她发现墙边的大水缸不见了。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找家丁,家丁一定会向奶奶报告的,要是找路人…我会不会被大坏人拐走?找二爷爷的话应该可以,但我该怎么找他…秀秀想着,烦恼的摇着树枝,叶子纷纷落下,这一幕正好被换回正装的小小花看见,他透过树叶看见小秀秀无奈又烦躁的样子,走到树下时秀秀正喃喃自语“我该怎么下去?我会不会死在上面呀,我不能死呀小花哥哥还欠秀秀一根糖葫芦呢,奶奶一定回来救我吧。”
“谁在上面?”秀秀一听,立马安静下来。小小花忍住笑意装作认真的说,“再不说话我上去了啊!”语罢,他“噌噌噌”的爬了上去,与上面的秀秀打了一个照面。
秀秀低着头,尴尬的揪着衣角“小花…哥哥…”这声音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秀…秀错了…”说完,眼睛里挤满了泪。
“唉,叫你乱爬,现在下不去了吧。”小小花略带责备的说。“秀秀知错了…”说着,眼泪就要往下掉。小小花又揉揉秀秀的脑袋“上来,我背你下去。”
……
因为背着秀秀,小小花下来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小花哥哥,咱们不会摔下去吧?不要啊,你还欠我一根糖葫芦呢~”
“不会的,以后别这样了,下次就没人救你了。”
“没关系的,反正还有小花哥哥你吗。”
“我?”
“对呀!你会来救我的对吧!”
………
谈话间他们到了地上。
小小花又一次揉揉秀秀的头发,“对,秀秀,我会一直救你,护着你的,一辈子。你也要一直相信小花哥哥。”
“唉?什么呀?秀秀当然信啦。”
小花挂起一个微笑,拉起秀秀的水嫩的小手,“走,小花哥哥请你吃糖葫芦去。”
“嗯!啊不对,小花哥哥你还欠秀秀一串糖葫芦呢!”
…………
院内海棠花开的好美丽好旺盛。
阳光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老宅子里存了那一段段美好的时光。
………………end……………………

题外话:被自己的小学生文笔惊呆了/原来自己比预想中的还渣…